公司动态

瑞典探险家热诚推举鲁迅参加诺贝尔文学奖竞逐

诺贝尔奖是以瑞典著名的化学家诺贝尔部分遗产(3100万瑞典克朗)作为基金在1895年创立的,最初分设物理、化学、生理学或医学、文学(Literature)、和平等五个奖项,于1901年首次颁发。 单说光绪二十七年,大家也只知道是清朝末年,感受不深,如果用干支年来说,可能印象就出来了:这一年为辛丑年,即标志着中国彻底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辛丑条约》就是在这一年签订的。而辛丑年的前一年,叫庚子年,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爆发,西太后和光绪帝仓皇西遁,中国受尽列强的凌辱。 那么,所设的诺贝尔奖五个奖项,中国人从这个时间点算起,最有可能摘取的,就是文学奖了。 很多人的印象中,国学大师辜鸿铭在1913年就获提名参加诺奖竞逐了,后来输给了印度的泰戈尔。 这其实是后人的遥传。只要查阅诺贝尔奖项的官方网站可知,1913年诺贝尔文学奖从总计32项提名中产生了28位被提名者,法国籍和丹麦籍作家各5人,英国籍作家4人,西班牙籍作家3人,瑞士、瑞典和意大利籍作家各2人,比利时、印度、爱尔兰、奥地利和芬兰籍作家各1人,并没有中国籍作家出现。 而从1905年弃医从文的鲁迅陆续发表《摩罗诗力说》、《文化偏至论》等重要论文开始,其文名鹊起,到1918年5月发表的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便迅速地奠定了其本人在文坛不可动摇的地位。 1918年至1926年间,《呐喊》、《坟》、《热风》、《旁徨》、《野草》、《朝花夕拾》、《华盖集》、《华盖集续编》等专集喷薄而出,充分展现了一个中国人的态度和良心。 其中的中篇小说《阿Q正传》堪称鲁迅的小说代表作,小说主人公阿Q成为了一个世界文学长廊中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 则在1927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到中国考察研究时,耳闻了鲁迅的文名,便跟刘半农商议,推举鲁迅参加诺贝尔文学奖竞逐。 第一句:“请你转致半农先生,我感谢他的好意,为我,为中国。”不可否认,刘半农和许多爱国者一样都希望有中国人可以摘取这顶文学桂冠,以增强中华民族的自信心;而从鲁迅这句回答里,也可感知他有同样的心理。 因为,紧接着,鲁迅作了解释:“世界上比我好的作家何限,他们得不到。你看我译的那本《小约翰》,我哪里做得出来,然而这作者就没有得到。” 世界有时就是这么奇妙,往往,那些半吊子的人会眼睛长到头顶上,目空四海,认为天下老子第一。而真正的大师,对知识的攫取越多、对学问的研究越深,就越有“此生亦有涯,而知也无涯”的慨叹——因为学海无涯,所以虚怀若谷。 以前我读《鲁迅日记》,突然读到这么一句:“别人都以为我是文豪,可以挥笔而就地写文章,其实不是的,我也很怕写文章。”(我凭记忆写的,原话大意如此,文字有出入)一时间感到很突兀。日记是很私密的文字,写的时候,鲁迅未必想过要发表,肯定是真实的情感流露。可是,大文豪也怕写文章,谁信? 换一句话来说,鲁迅既不是虚伪的谦虚,也不是妄自菲薄,而是真正感到比自己优秀的人有很多很多,诚如他下面说的:“或者我所便宜的,是我是中国人,靠着这‘中国’两个字罢。”即,就算因为我是中国人,诺奖评选委员会在这个原因上多打同情分,让我得了奖,我也于心不安。 从这里,我可以感受到,鲁迅并不是很愿意中国人的注意力投在竞逐相对比较虚无的文学奖项上,毕竟,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他是衷心希望中国人能在物理、化学、生理学或医学等实打实的科学领域取得世界级的成就,赢得世界人民的尊重。 在信中,鲁迅还说:“我觉得中国实在还没有可得诺贝尔奖赏金的人,瑞典最好是不要理我们,谁也不给。倘因为黄色脸皮人,格外优待从宽,反足以长中国人的虚荣心,以为真可与别国大作家比肩了,结果将很坏。”这一句,是鲁迅不愿意参加诺奖提名的最主要原因。 国家是如此的贫弱、国内军阀混战是如此黑暗,鲁迅对国人的态度集中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上,如果真的获奖了,只能是营造出一个虚假的文化繁荣景象,使国民麻木和沉醉其中,负面影响比正面影响更大。 最后,鲁迅说的有些颓废,却很实在——“我眼前所见的依然黑暗,有些疲倦,有些颓唐,此后能否创作,尚在不可知之数。倘这事成功而从此不再动笔,对不起人;倘再写,也许变了翰林文学,一无可观了。还是照旧的没有名誉而穷之为好罢。”历史的使命感受和文学的责任感让他有力不从心之叹,如果真获得了诺奖而又无力动笔,岂不成了欺世盗名之辈?